欧阳夏弥

夏弥提醒您:CP千万个,晓薛第一好,若是吃晓薛,咱俩是朋友。
一个he写手,文笔不算太好,日常就如下:看电视,写作业,看手机磕CP,看书,打游戏,顺便浇花【悠闲】
平常手机上会打打游戏消遣一下,磕晓薛的晓薛女孩欢迎来找我聊天,平常特别无聊,想找人聊天找不到共同话题,想到话题又害怕对方不懂梗【心累】但不接受渣攻,一捧一踩,【敲黑板划重点】
好的就说这么多,我是夏弥,欢迎来找我玩【递虾片】

真的是令人发指,洋哥怎么会沦落到被别人lj和qj的下场。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就算是qj也只能是晓星尘生气了才会对洋这样。

道长这么温润如玉的人怎么可能是渣男,也搞不懂喜欢看这种文的人的脑回路。

真是令我摸不着头发

关于最近康见的几种槽点暴多的文的设定

看这个之前请先注意:这篇文章仅仅吐槽晓薛文之中一些特别ooc飞起槽点多的文章,并没有指名道姓说谁的文章,请各位朋友不要对号入座,要是大家想要补充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占tag致歉

 

晓薛文槽点设定之——渣攻贱受

 

这种文在晓薛圈里,或者在别的cp圈里也会出现,文的设定无非就是道长渣男出轨老宋,或者就是作者本人原创的恶毒女配小三。洋哥被道长抛弃然后自杀最后道长追妻火葬场。

首先第一点:道长他不渣,他是温柔,他是明月清风,再说道长真的不会做出出轨这样过分的事情。

其次是老宋被写成恶毒女配小三,我在这里先心疼一下老宋,宋道长你辛苦了,老宋作为傲雪凌霜,虽说和道长是挚友,那最多也只能是对挚友能力的一种肯定和钦佩,而我们也得注意,这里是写晓薛的而不是人家双道,晓星尘出轨老宋这是搞哪一出?请问这是准备让道长,洋哥老宋来翻拍《回家的诱惑》吗?

再然后你洋哥他才不是那种傻乎乎的贱受白莲好吗???为什么洋哥这么玻璃心然后就自杀了???【真是令夏弥我摸不着头发】原著洋哥的性格大家都知道我这也不说了。

 

晓薛文槽点之——洋哥全身上下都是癌症

这个也是晓薛圈子里现在经常会看见的设定之一,至于名字的由来也是和群里的姐妹们一起讨论之后简短了一些,洋哥得了癌症之后道长对洋冷漠然后直到道长知道真相之后终身不娶,抱着洋的骨灰一起下葬。不仅仅是这样,还要很多我就不一个个举例子了,你洋哥身子骨真没那么容易得癌症。

 

晓薛文槽点之——栽赃嫁祸

这一类的文章通常会出现突然蹦出来个女的,说洋想害她,求道长帮忙,道长相信了,然后杀了洋哥后面知道真相然后把女的给neng了。道长因为死过一次不相信洋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道长不分由说就不相信洋哥了?而那个女的又是哪里蹦出来的?为什么道长这么相信她???

 

晓薛文槽点之——望幸闭

这个的全称是【xx望着天空,幸福的闭上眼,说了一句:“今天的夜色真美啊”】

这个设定也经常被用于上面三个槽点漫漫,ooc爆表的文的设定里面,这里不多说了。

 

晓薛文槽点之——ABO渣星搞洋

为什么ABO也会在里面呢?因为有的朋友写ABO 写道长搞洋把洋搞流产,然后搞到死的那种【有的,我真的看到过,但我要说的是,我并没有diss或指名道姓的说谁,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然后就是道长痛哭流涕求洋别死。【这和上面写的渣攻贱受没啥区别可以算一类】

 

 

 

 

这一次列举的文的设定也就是这些了,大家有什么补充的可以评论补充,我知道大家写晓薛都是因为想为他们为爱发电,能给他们更好的结局,但写以上几类的朋友,我不知道这是你个人的恶趣味,还是你只是单纯地把这些文的设定套用在晓薛身上,如果说只是因为这样,那我奉劝你还是去写原耽,晓薛二人虽说是纸片人,但他们在我们的笔下,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们都是在为自己喜欢的cp发电,写文实属不易,每一个人辛辛苦苦写文为的不只是热度,更希望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一起写文,一起欢声笑语,也会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赞美。

我写这个吐槽实属是真的很搞不懂为什么写以上这些设定的朋友的文可以得到这么多的热度,也有人喜欢看,而再来说说买粉买热度的人,为了自己这些所谓的“热度”,不惜重金去买这些东西,我要是有这闲钱不如攒下来多买买汉服和COS,每次出去玩总是能看见穿汉服的小姐姐,真的很羡慕她们可以穿汉服,这些买热度的人对于那些辛辛苦苦写文创造的朋友来说是不公平的,大家都是辛辛苦苦码字写文,凭什么你要买粉买热度来霸占日榜?而他们却只能辛辛苦苦敲键盘打字然后不断琢磨剧情还要为爱发电?

也不说什么了,也友情告诉大家,《还童》这篇文是我花了几天时间缩减水分赶工出来的,这一篇可以说是打的草稿一字未改,在中考回来之后会把《还童》重新编辑之后再添加删改些剧情,当然《还童》其实里面是有车的成分发,但因为太赶时间所以没时间码,回来之后也会学着使用AO3去码《还童》的车然后放在全文链接里,也谢谢给《还童》这篇文章点红心蓝手的各位小可爱,谢谢。【鞠躬】

点梗【退网之后回来看】

以下几点注意:

1:CP仅限晓薛

2:点梗结局都会是he,喜欢吃be的人注意

3:每人点梗最多2~3个

4:要是是那种没接触过的梗可能需要点梗的小可爱私戳科普【辛苦了】

5:点的梗尽量都写,只是需要时间

【晓薛】还童

是很久之前的兰陵初遇晓道长和被人偷袭七岁团子洋

国际标准ooc()

全文大概1w+

结局he

PS:有一些剧情参考原著恶友番外但有删改

1.

“宋道长看我薄面,请您住手。”金光瑶挡在中间说道。

“敛芳尊?”宋道长说道,“敛芳尊为何要袒护这等蛮横之辈?”

“宋道长,这是我兰陵金家的一位客卿,您有所不知,他脾气古怪,年纪又小,还请宋道长见谅。”金光瑶答道。

“的确是年纪尚轻。”晓星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三人身后。

“晓道长”金光瑶作辑说道。

晓星尘说道:“我观这位少年,出手颇为……”宋岚在一旁说道:“狠毒”

薛洋不屑,对晓星尘说道:“说我出手狠毒,倒不如先看看是谁一记拂尘打上来的。”薛洋竖起了自己那只被拂尘打红的右手,似是把它当做证据一般。

而晓星尘却笑了一下,说道:“当真是……”

薛洋有点好奇晓星尘没说出来的那半句话,走到晓星尘跟前问道:“当真是什么,你倒是说出来!”金光瑶说道:“成美,你且住口。”薛洋便乖乖住口不说话了。

而在不远处,一个人拿起一个小球,向薛洋扔去,薛洋刚想躲开,却还是被小球砸中,那小球砸中薛洋之后冒出了一阵白烟,而那人也不见踪影,跑走了,半柱香过后,白烟散去,却发现薛洋竟成了一个七岁的孩童!只见薛洋用手扇去了那些白烟,咳嗽了几下之后看向金光瑶,问道:“小矮子,你什么时候变高了?”而金光瑶面带微笑地摸了摸薛洋的头,说道:“成美,不是我变高了,是成美你自己变矮了。”

薛洋感到惊讶,而晓星尘直接用法术划了面水镜让薛洋自己看的时候,薛洋的脸上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金光瑶继续说道:“看起来成美以后可不能再说我是『小矮子』了呢……毕竟现在成美可是要比我矮得多。”薛洋说道:“呵,小矮子,你休想,我还偏要叫。”

然后敛芳尊面带微笑地给薛洋弹了一个脑瓜崩,薛洋因为现在是小孩子的原因被敛芳尊打得疼出了生理盐水。薛洋有点憋屈,有些哭腔地说道:“小矮子,疼死了,你这是谋杀,是报复,你就是看不惯我长得比你高,所以现在报复我。”然后薛洋就跑去捶金光瑶的大腿,又是把晓星尘给逗笑了。薛洋见晓星尘笑了,便转移阵地捶晓星尘的大腿了,薛洋气鼓鼓地对晓星尘说道:“不许笑了,听见没有!”晓星尘笑得更厉害了,便弯下腰把薛洋抱了起来,摸了摸薛洋的头发,给人顺毛道:“好了,我不笑你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给你买一串糖葫芦当赔罪可好?”

薛洋答道:“你不要以为一串糖葫芦就可以收买你薛爷爷。”“那…在加一份肖雪楼的桂花糕?”晓星尘追问道。“这还差不多,行吧,算我大人有大量。”薛洋说道。

金光瑶捂嘴偷笑了一下,便说道:“看晓道长倒是和我们家的小客卿关系还算不错,那就劳烦晓道长帮我照看一段时间的成美了,我已经派人去寻找偷袭成美的人了,而我本身也有很多要事需要处理,还要劳烦晓道长了,那金某就先行离开了。”说完金光瑶便作辑离开。

“操,小矮子,你就知道丢下我就跑。”薛洋生气地说道。而此时宋道长过来也弹了一下薛洋的脑瓜崩,说道:“满口脏话,要罚,掀人摊子,也要罚。”宋道长没把握好力道,刚弹完这个脑瓜崩之后,薛洋便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晓星尘给薛洋揉了揉这被弹了两次脑瓜崩的额头,问道:“现在还疼吗?”薛洋点点头,晓星尘又继续哄着薛洋,晓星尘刚刚把薛洋哄好,但薛洋一看到宋岚又开始哭,晓星尘无奈,只能让宋岚和自己先分开一段时间,自己来照顾薛洋。

2.

晓星尘抱着薛洋,先是问卖糖葫芦的小贩买了一根糖葫芦给薛洋作为赔礼道歉,薛洋虽说接受但依旧不理晓星尘,晓星尘又带着薛洋去肖雪楼买了一份桂花糕和一份桃花酥薛洋才勉强搭理晓星尘。

“晓星尘。”薛洋说道,“带我回金家吧,今天没什么好玩的,要是实在要说好玩的,明天晚上有一场灯会,你带我去看吧。”晓星尘才刚入世不久,问道:“兰陵的灯会,会很有趣吗?”薛洋回答道,“我也没看过兰陵的灯会,我才刚做这客卿不久,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小的时候倒也看过我家乡的灯会,那里还有好多好吃的呢,不过这次你得带我去灯会,我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人拐走了怎么办呀?”晓星尘说道:“那我抱着你便是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成美』?我听敛芳尊这么叫你。”薛洋炸毛了,双手捏着晓星尘的脸,说道:“不许叫我成美!都怪小矮子给我起这个字,讨厌死了。”晓星尘却笑道:“成美这个字很好听啊,若是你不喜欢,那我换个叫法便是。但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薛洋说道:“我叫薛洋,反正你不许叫我成美,你要是敢叫我成美你看我变回来怎么收拾你。”薛洋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晓星尘说道,但在晓星尘眼里却是一只炸毛的猫罢了。“好啊,阿洋。”晓星尘说道,“那给阿洋赔罪,再给阿洋买点糖吃,阿洋看可以原谅我吗?”“那还不快去,一说到糖你薛爷爷我又想吃了。”薛洋这才肯放开捏着晓星尘脸的两只手。

回到金麟台之后,金光瑶以“成美现在是个小孩”的理由,让晓星尘和薛洋睡一个房间。“艹,小矮子这一定是故意的。”薛洋如此说道,“那这样也没办法了,晓星尘,晚上睡觉你不准乱动,你敢乱动看我怎么收拾你”薛洋装作恶狠狠的样子面对晓星尘。

3.

第二天早上,金光瑶敲着薛洋的房门,见没有声音,便打开了房门,看见晓星尘把还没变回来的薛洋圈在怀里睡觉,而薛洋又很自然地在晓星尘的怀里蹭了几下。然后金光瑶选择默默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在门外风中凌乱。

敛芳尊:是不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然后金光瑶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之后,再一次推开了薛洋的房门,晓星尘已经起来洗漱穿戴整齐,而晓星尘却给薛洋掖好被子让他继续睡一会。金光瑶轻声说道:“晓道长带成美还算顺利罢?”晓星尘答道:“还行,再让阿洋睡一会吧,对了,那待会需要我去把早膳给阿洋端来吗?”金光瑶说道:“晓道长不必费心,我已派下人做好早膳送过来,哦,对了,至于那个偷袭成美的家伙已经抓到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要等成美恢复之后再解决,若没什么事情,那金某便告退了。”“有劳敛芳尊了,”晓星尘说道。然后金光瑶向晓星尘作辑告退之后便离开了。过了一会一个侍女送来了早膳,晓星尘道谢之后关上房门,哄薛洋起来。晓星尘拍了拍薛洋的身子轻声在薛洋耳边说道:“阿洋?起来了。”薛洋的身子稍微蠕动了一下,发出一声鼻音似是不想起来,晓星尘无奈,只好继续哄着薛洋,说道:“阿洋乖,起来洗漱吃早膳了,若是阿洋觉得早膳不管饱,那道长待会带你去吃米酒汤圆,好不好?”说完还揉了揉薛洋的头发,而薛洋听见“米酒汤圆”这四个字之后,才勉强肯睁开眼睛,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晓星尘…你别骗我……”说完薛洋便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而晓星尘继续哄着薛洋,把睡眼朦胧的薛洋抱在怀里继续说道:“不骗阿洋,阿洋何时见过我骗你?若是阿洋今天不想吃米酒汤圆,那道长带你去吃肖雪楼新出的山楂糕,好不好?”薛洋同意了,便乖乖地任由晓星尘帮着洗漱,冠发,穿衣,还享受着晓星尘给自己喂早膳。当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晓星尘揉了揉薛洋的头发,往薛洋嘴里喂了一颗霜糖,说道:“阿洋真乖,给阿洋吃糖。”“这个糖,以后都会有吗?”薛洋问道。“若是阿洋这段时间乖乖听话,便每天都给阿洋吃。”晓星尘又揉了一下薛洋的头发。

而晓星尘抱着薛洋去吃米酒汤圆的路上,恰巧碰上宋岚,而晓星尘和宋岚也提及了灯会,宋岚看起来对灯会没什么兴趣。
 【宋岚:我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去灯会!】
 “道长~能不能再往这碗汤圆里放一勺糖呀,这样才甜。”薛洋对晓星尘撒娇说道。“不可以,阿洋,加太多糖吃了喉咙会齁,而且对阿洋的牙不好。”晓星尘斩钉截铁地说道。“哦,那好吧……”薛洋故作失落的样子说道,“那我不加就是了…那道长待会得怎么补偿我?”“阿洋若是不加这勺糖,那晚上的灯会阿洋想吃什么都给你买,但不许吃过量。”晓星尘回答道。“好!道长,这可是你说的。”薛洋立马高兴了起来,然后乖乖地吃着自己的米酒汤圆。

吃完米酒汤圆之后,晓星尘拿出手帕帮薛洋抹去了嘴边残余的米酒,薛洋倒也爱撒娇,晓星尘帮薛洋擦完嘴巴之后,薛洋起身扑进晓星尘怀里,蹭了蹭晓星尘,当做撒娇。然后薛洋从自己的乾坤袖中拿出一大袋子的钱,交给晓星尘之后说道:“道长,除了小矮子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这段时间一直带着钱我也没什么用,就先劳烦道长帮我保管着啦。”说完薛洋便往晓星尘脸上亲了一口。只见晓星尘的耳尖有些红,晓星尘把那袋子钱收好之后问道:“阿洋就这么相信我?不怕到时候阿洋没钱吗?”薛洋回答道:“若是道长想坑我,早就应该拒绝小矮子的请求和那宋岚走了。”薛洋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倒也很好奇一个事情挺久的了,道长,麻烦帮我摘掉手套。”晓星尘按着薛洋的意思把薛洋的手套摘下之后,一只完整无暇的左手映入薛洋眼中,只见薛洋说道:“还算是因祸得福吧…道长想听我的故事吗?那我给你说说吧。”薛洋坐在晓星尘怀里,薛洋开始讲述着他的故事,当故事讲完之后,晓星尘问道:“那个断你一指的男人,是谁?”晓星尘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薛洋回答道:“栎阳常氏家主——常慈安。”晓星尘心疼地抱着薛洋,说道:“你那时才七岁啊……怎么会有人狠心到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薛洋倒是起身揉了揉晓星尘的头,说道:“现在我的手指还好回来了,不过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完了,道长,你才刚刚入世不久吧?江湖有很多恩怨是说不清对与错的,道长也不必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哦对了道长,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山楂糕吗?快点带我去,据说那山楂糕味道不错,要是晚了买不到了我就要怪你了。”薛洋装作气鼓鼓的样子,催促晓星尘带着他去买山楂糕。

4.

夜晚,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兰陵的灯会开始了,薛洋拽着晓星尘的衣袖,看着那形形色色的灯笼。“道长道长,你看,那好像是孔雀!孔雀!还有那边,道长,那边还有鹰!道长,快点带我过去,那边有卖糖画的,快点!”晓星尘从未见过如此热闹的场面,他杵在原地看着那些奇思妙想的灯笼,惊叹于它的巧夺天工,而此时,薛洋却一直拽着他往卖糖画的人那边走,晓星尘帮薛洋买了一副糖画,是一副小猫的糖画,薛洋倒是吃的欢快,而晓星尘倒是在不远处,看见了宋岚和一位姑娘正在聊天,晓星尘便过去打了个招呼,而薛洋则是问晓星尘拿了些钱去买了一些小玩意还没回来。当晓星尘看见薛洋正在找自己的时候,突然,两名女子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薛洋,然后快速地逃跑,晓星尘见状,立马拿出拂尘,追了过去,但和宋岚聊天的那位姑娘则是在前面拦截住了试图拐薛洋的两名女子,薛洋自己挣脱出其中一个女子的怀里,跑进了晓星尘怀里,晓星尘立马心疼地把薛洋抱起来,问道:“阿洋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晓星尘边说着帮薛洋检查有没有受伤,薛洋倒是窝在晓星尘怀里,乖乖地不乱动,任由晓星尘帮自己检查伤势,而那两个女子则是被宋岚和那姑娘给带回白雪观去了,据宋岚说那是两名白雪观的女弟子,偷偷出来玩看见薛洋可爱想带回白雪观的,宋岚和那姑娘便把两个女弟子带回去接受惩罚了。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晓星尘也感觉有些愧疚,便带着薛洋去买了糖葫芦,桂花糕当做给薛洋的补偿。而随着时间也越来越晚,薛洋也在晓星尘怀里打了个哈欠,便窝在晓星尘怀里睡着了,晓星尘见状也带着薛洋回了金家,帮着薛洋洗漱沐浴便抱着薛洋在床上睡了过去。

5.

第二天早上,当金光瑶再次选择打开薛洋的房门的时候,他看见薛洋已经恢复成了十五岁的少年了,而晓星尘则是抱着薛洋,似是怕薛洋冷,又抱紧了一些,薛洋也不挣脱,又往晓星尘怀里拱了拱。而金光瑶往里走了一些,这次倒是薛洋先醒了过来,刚起来感觉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只见薛洋揉了揉自己的腰,完全没注意到金光瑶,对晓星尘说道:“道长,你昨天晚上睡觉腿压着我腰了。嘶…有点疼。”晓星尘听见了薛洋对自己的数落,起来之后自然而然地把薛洋搂进怀里,给薛洋揉腰,边对薛洋歉疚地说道:“阿洋,抱歉,是我不对,那我给你揉揉。”而晓星尘给薛洋揉了一会腰之后,薛洋才注意到金光瑶已经站在那边多时了,只见金光瑶说道:“既然成美已经变回来了,那顺带一提,成美,抓到那个偷袭你的人了,是栎阳常氏的常萍。”薛洋骂骂咧咧道:“艹,怎么是常慈安他那儿子干的,得,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当晓薛二人洗漱穿戴整齐之后,晓星尘倒是先行说道:“栎阳常氏常家主曾经断了阿洋一指,这事也应该需要个说法。”金光瑶回答道:“常慈安断成美一指,又让他儿子偷袭成美,这些事情,由我来处理吧,毕竟成美也是我兰陵金家的客卿。”过了一段时日之后,民间传出来常慈安多次虐待幼童,还欲对金家客卿下杀手的传言,玄门百家下令查杀栎阳常家,常家的人该杀的杀,该收监的收监。

而薛洋瞒着晓星尘,灵感一现修好了阴虎符,丢给金光瑶之后向金光瑶又坑了一袋钱,换下来金星雪浪袍之后去找晓星尘,晓星尘刚刚从肖雪楼买好一盒桂花糕,准备去找薛洋时,只听见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道长!”薛洋喊了一声,晓星尘停了下来,往后一看,薛洋朝着自己跑来,然后一下跳到了晓星尘身上,晓星尘也下意识地抱住了薛洋,晓星尘问道:“阿洋怎么来了?”薛洋笑嘻嘻地说道:“自是来感谢道长的呀!道长帮我解决了栎阳常家,又在我被人偷袭中招的时候照顾我,我得好好谢谢道长呀。”晓星尘下意识地揉揉薛洋的头,又问道:“那阿洋想怎么感谢我?”薛洋回答道:“我想和道长一起云游,跟道长夜猎,给道长背剑打下手,道长可不许嫌弃我。”晓星尘笑道:“怎么会嫌弃阿洋呢?我喜欢阿洋可都还来不及呢。”薛洋往晓星尘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况且我也听小矮子说道长入世还不久呢…道长,我打小出身在市井,也懂得很多,那道长不妨带上我一起,还省的道长被人骗了还帮人做事呢。”晓星尘把薛洋抱紧了些,说道:“那就有劳阿洋了,这盒桂花糕,就算是给阿洋的酬劳吧。”“好呀,还是道长对我最好了。”薛洋从晓星尘身上下来,接过桂花糕,跟着晓星尘离开了兰陵。

话说几年之后,世人皆知晓星尘与薛洋结为道侣,在义城定居下来,成了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后记:

1:其实这篇文可以说是花了好几天才码好的,其中多少字我也没怎么仔细数过。但晓薛看灯会的场景是我前些日子去看灯会的时候其中的一些彩灯。

2:我文中其实没写出来一件事:其实道长是知道洋修鬼道的,但道长默认洋修鬼道只是不许他多用。

3:其中拐洋的两个女子其实是我和糖水一起客串的。团子洋太可爱想拐但我和糖水被道长拿拂尘锤了(),但和老宋聊天的那个姑娘我们没定下来是谁, @不甜糖不糖 拐洋很快乐,但我们被道长暴锤了一顿(),但也很感谢糖水帮我看了一下码下来的草稿然后提了一些意见,希望退网之后回来能向糖水请教一下开车(),石墨太容易翻了()

最后

@星沉  @生活不易,初妍叹气  @可乐  @画眉如黛. 感谢你们这些时日的陪伴,这篇晓薛也算是退网的饯别礼,接下来退网的这一年,你们也都要过得开心,尤其是可乐,千万别失去理智,我还想和你一起跪下唱征服(),也希望渔歌子能抽到拉普兰德,酒歌能抽到酒吞,【我至今搞不懂你是怎么捅了人家茨木的窝的,三只茨木两只茨林,你不要茨木你给我一只】

感谢关注我至今的小可爱,还有看到这篇文给我点红心蓝手的小可爱,谢谢大家能喜欢这篇文章,我写文文笔不佳,也很感谢大家能看的下去,这篇晓薛是我一直都在不停去翻查原著剧情,晓薛是我最喜欢的一对CP,我希望他们可以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为了写这篇文还不停试着去拿捏晓薛性格,举止,然后也一直不停地去看糖水写的教案,为了不ooc过度。最后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开始退网了,QQ也会变成离线状态,中考结束之后会回来的,也为了感谢大家,会在另外开个点梗,仅限晓薛,为了防止大家找不到还特意把它置顶了,点梗会在我中考结束回来打开,大家点的梗都会拿备忘录记着,不能保证一次性把大家点的梗全写完,写梗之前先会看大家一共点了多少梗,然后随机抽取一半然后进行抓阄【夏弥有一些选择恐惧】,然后再写。然后大概退网回来之后我怕是不缺梗写了。大家也开始随时催更【夏弥:我坑我自己】

【PS:要是有小可爱点梗是那种我没怎么接触的梗也要劳烦小可爱帮我私戳科普了,退网回来之后会看的。】

【看!夏弥不能咕咕咕了!】

想看晓薛二人游山玩水,洋哥发现了一大片的紫色薰衣草兴奋地在里面玩,道长看见了也只是笑笑不说话,然后洋哥给道长摘一朵给道长戴着,挑起道长的下巴,说道:“美人,给爷笑一个。”

然后道长和洋哥♂了起来()

好的我来分享一下我们扫黑除恶全员恶人的沙雕日常。
()

当魔道全员听了魔道同人曲(三十五)

【emmm,大概更完这章就算是正式的完结撒花了,好的写完这篇我就不更了(夏弥OS:我终于解放了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大概以后会抽时间把以前的阅歌体加上弹幕之类的】


『系统: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在下名叫蓝曦臣》

【曦澄吹爆】

【曦澄怎么这么好】

【事先给蓝老先生准备好急速救心丸】

江南水乡 烟雨茫茫,

仙门世家 云深中 有位蓝漂亮,

白璧无瑕 霁月风光

公子排行 当首位是 风华无双,

佳人如画 姿容甲冠天下,

自然是当仁不让,

皎如月华 笑渡春风 他最撩人,

朔月裂冰 剑气萧心 他定乾坤,

若你要问公子名号可否赐教,

请洗耳恭听 在下名叫蓝曦臣,

曲破三千祟 剑抵百万师,

天下无敌 泽芜君 高处不胜寒,

内有冰壶 玉尺自成 诗画三千,

凡心从来不动 直到遇见江宗主

小鹿乱撞中招啦,

晚吟,

『所以……蓝曦臣你是不是在求学的时候就盯上我了???』

『晚吟真是好生厉害,连这都猜出来了,涣佩服得五体投地』

『哼,也就一般般吧。』

三毒圣手 锐不可挡,

紫电横扫 杏眸扬 碧波莲花荡,

猝不及防 戳中心脏,

止水心境 自难忘掀 惊涛骇浪,

犹记那年 彩衣镇春水漾,

少年杏眸 映斜阳,

『那是自然,我,三毒圣手,锐不可当,一个人扛起江家,我自然厉害』

『是的,晚吟最厉害了。』

『师妹,你别太骄傲。』

『呵,魏无羡,按照辈分来讲我应该是蓝家主母,所以魏无羡你有什么不满吗?』

『师妹,不放仙子,我们还能做云梦双杰』

『……』此时舅舅表示无话可说

谦谦君子 三尊之一 能柔能刚,

玲珑心窍 情思难抑 雅正皆忘,

绞尽脑汁 学一招空 手套白狼,

江宗主真 巧怎么你 也爱撸汪,

双璧皆断袖 此风不可长,

蓝老先生 一甩袖 家丑不外扬,

『你们这俩,是要气死老夫吗?一个个怎么都学魏无羡断袖了?』

『蓝老先生,蓝忘机他们都是自愿的,我们也管不着什么……』此时聂大说了一句话

【夏弥超小声嘀咕:好像他在里面没什么话语权】

若你要问公子为何心游神恍,

看他脸颊微烫 在下名叫蓝曦臣

心悦云梦江晚吟,

大火茫茫 宗门倾亡 携卷流浪,

凡体难挡 暗箭明枪 遍体鳞伤,

勿怠勿忘 志在四方 济弱锄强,

愿君在身旁 再看云深好春光,

心念晚吟 茶饭不思 整日彷徨,

书信千封 情意绵长 狂撒狗粮,

蓝大宗主涎皮赖脸好不荒唐,

诶晚吟别走 听我奏曲凤求凰,

『思追……泽芜君追我舅舅怎么这么执着……』

『阿凌,蓝家的抹额很金贵,这是仙门百家都知道的,这么说吧,我当初追你的时候是我把抹额递给你了,而也就是谁摘了抹额,或者是我们蓝家人自己把抹额摘下来送给别人,那是一定要娶回家的。(以下省略几百字)』

『哦!了解了。』金凌点头道。

情定云深 紫藤满庭芳,

那人浅笑 杏眸明亮 好生漂亮,

一诉衷肠 君若韶光 心之所向,

恰好美景良辰 蓝涣心中有佳人,

正是云梦江晚吟 曦澄佳偶自天成。


『系统:好的,各位你们听了这么多歌应该也有所感悟了怕,所以现在放你们回去了。』

『不是,你等等,让我们缓一缓啊啊啊』众人说道。


天空一声巨响,魔道全员闪亮回来,然后大家各回各家,各做各的事。

好的我就是这么草率【摊手,dbq】

完结撒花~


当魔道全员听了魔道同人曲(三十四)

【好的这里夏弥,真的快开学了所以没时间写,先给大家道歉,好的话不多说,开更】


『系统:我不想说什么』


《忘羡》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表白全世界最好的忘羡】

【忘羡世界第一好!】


飞花连碧 风流忆年少

姑苏又泛春潮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忘羡怎么这么好】

群峰隐隐云深处

延绵自有相思道

人虽去 冰心未销

『魏婴,你是远道,那我就是采之』

『嗯,蓝湛』

『道长,如果魏无羡是春风,蓝忘机是江南岸,那他们会怎么样?』

『阿洋!不可乱说!』

『小流氓!你别给我瞎说。』

『好好好,道长我错了。』

『魏婴,以后,多加一个时辰』

『啊,不,蓝湛,蓝二哥哥,蓝忘机,你最好了~』

『不可插科打诨』

『哦』魏无羡嘟嘴,似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无精打采,而蓝忘机又问系统拿来一坛天子笑哄魏无羡

『系统:都是狗粮【面带微笑】』

雨过枇杷俏

竹篙略挑随手抛 谁接着

个中酸甜 日后都付一笑


原来 陈情俱是旧人

撩动 心事如何能避尘

与你 一曲吹彻欢同恨

千帆过还天真


道说随便 意气何逍遥

身后却是滔滔


烟水迢迢共轻舟

云萍灯火接天照

忽醒来 不是他宵


尘世三千条

不及半坛天子笑 谁醉倒

停弦忘机 情动却难知晓

【表白全世界最好的忘羡】

【忘羡锁了,要是被我们走尸团吃了】

原来 再逢只需一瞬

过往 在意何必处处闻

与你 话尽生死酒尚温

十年梦未觉冷


原来 陈情俱是旧人

撩动 心事如何能避尘

与你 一曲吹彻欢同恨

千帆过还天真




《霜降恰旧年》

【晓薛世界第一好】

【今天也在为晓薛爱情哭泣】

那一天,一树残花被风吹落时,

有人着,白衣一袭惊艳了光阴,

入眼底,多少事,人情变换了几季,

怎去争,不如承认潦倒里,

那年风花雪月下,谁人谈笑伴君语,

举手投足间肆意恰少年,听谁说,

一番话,反复挣扎不可信,

『道长,你当初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我当时真的没想骗你。』

『阿洋,我当时只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也很害怕你再骗我,而我又不忍心杀你,最后我只能自刎……』

『道长我错了,你别自刎,阿洋不想再等下去了……』

『好』

到头来,用魂飞魄散斩除纠缠,

覆双眼,霜华负,一朝断念两皆寂,

可见谁,震惊失措癫狂自叹被谁弃,

人心难,眼盲有何法把它看清晰,

错不错,是谁回眸多,

年少时,人生苦短只道梦一场,

凭断指,记下多少无言的往往,

行世间,冷眼看,善恶蹉跎一念间,

谁允我,偷来浮生几日闲,

那座古旧围城中,谁人温和无天明,

轻斥轻笑间,似清风过境,

那颗糖,奢求处,不再复有故人情,

怀锁灵,万般徒劳灯灭梦已醒,在世中,

『成美,不过当初晓道长之死还真是对你的打击很大呢……你当初直接背着晓道长的尸身问我要锁灵囊,要关于补魂了夷陵老祖手札……』

『谁能想到晓星尘这家伙可真下得去手,魂都快碎没了还是我给收起来的,你当初杀你家那位不也差不多?』

『咳咳,成美,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别提了行不行?』

『行,你给我些钱,道长真的夜猎分文不取我都快无聊死了……』

『成美……』此时我们没有话语权的聂大拍了拍瑶瑶的肩膀

『阿洋…你别这样,大不了以后夜猎我带着你一起,你帮我收钱,如何?』

『行,你这家伙就是太天真,现在眼睛也回来了,你以后可别被骗了,每次你去买菜买回来的都是不能吃的。』

降灾事,何曾拥温柔情思,灾神泣,

悲伤绝望是否也会被人疑,终不能,

再有几年共渡的闲暇日,

晓不晓,恩怨几时熄,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启明陨,风无声,明月再无故人识,

通天地,阴阳鬼神门下也皆谈无力,

到头来,一场相遇一场执念的戏,

对峙间,风云几生死,

『不过……魏无羡,像霜华这样的灵剑应该会像你的随便一样在主人死后自行封剑吧?为何薛洋还能用霜华?』

『师妹,这你还看不出来?我小师叔这是让霜华认小流氓做第二主人了,不然小流氓怎么可能拔出来霜华,还用得这么顺手。』

『大舅,那我的岁华为什么不是这样的?』

『阿凌的岁华毕竟也是阿凌父亲的呀,岁华自然也就那样了。』【来自蓝思追无力的解释】

『是呀,晚吟,有些仙剑若是品质好,有灵,例如魏公子的剑,就会自行封剑,而晚吟身上有魏公子给你的金丹,才能拔出来随便,晓道长这个情况自是因为霜华认薛公子为主了。』

有人曾,聚霜华,白衣入世颠倒境,

有人也,忆往昔,残指旧年了却性命,

多年前,时运相差互相伴过光阴,

放不下,无处隔心思,终相负,

命相驳,善恶有道非儿戏,

『怀桑……断指的话,会很疼吗?』

『景仪,那自是很疼的,就算手被门夹也是很疼的,更别说想薛洋这样断指了。』

抱影吟,月中夜谁听闻得此番叹息,

说此次,是寻觅上下往返无归期,

旧时路,寂寞徒缄忆,

『今年元夜时,

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湿春衫袖』

【为晓薛的爱情流泪】

【晓薛虐我千百遍,我待晓薛如初恋】


当魔道全员听了魔道同人曲(三十三)

【好的我终于更新了,我差点在群里笑死,还逼我唱《你还要我怎样》,我记住你们了(记仇.jpg)(拿起我的记仇小本本记仇)】


『失去理智的系统:剩余歌曲:《难明》《忘羡》《草灰蛇线》《霜降恰旧年》』

『得了吧,咱们这次一起听了吧』

『我觉得可以』

『系统本桶:我觉得不星』


《难明》

【前排承包敛芳尊】

【瑶瑶我的,谁都别抢】

【放下瑶瑶,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前面的你们想抢瑶瑶我知道,但你们打得过瑶瑶本瑶吗?】

【金星雪浪,一世敛芳】


为尊镇兰陵 敛芳为号善恶皆行

高贵或泥泞 自古出身谁能择定


屈辱与谁听 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万般皆是命 我偏要与天论输赢

『小矮子,当初那样好受吗?』

『倒是多谢成美关心,成美大概也知道这种感受吧。』

『自然知道,那我就不明知故问了』

风也清 处事温文传雅名

云也净 金陵一方庇康宁


恶满盈 休说刹鬼修罗尚不及

谁知血泪如何填膺


怨难平 如何勾销那些隐忍的曾经

性隐佞 乱魄淆瑶琴心咒清

『大哥,当初的事情……』

『都已经过去了,阿瑶就不必在意了』

射日征 暗将积仇旧怨笔笔算分明

涉险境 亦舍生死扬威名

【心疼瑶瑶】

【瑶瑶我的,拔刀吧!情敌!】

为尊镇兰陵 潋芳为号善恶皆行

高贵或泥泞 自古出身谁能择定

【我家敛芳尊世界第一矮】

【前面的你会被被敛芳尊盘的】

【前面的干干巴巴麻麻赖赖的,一点点都不圆润,会被盘的】

屈辱与谁听 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万般皆是命 我偏要与天论输赢

『很好,那些人都给我等着,无聊敛芳尊今天告诉你什么叫天道好轮回』

风也清 处事温文传雅名

云也净 金陵一方庇康宁


恶满盈 休说刹鬼修罗尚不及

谁知血泪如何填膺


心怎静 桩桩叠迭竭虑片时不可停

谁可明 善恶两界黑白并行


笑未凝 亲者仇者因由错落皆纳命

眸色清 也有未启的真情


也怨命 冷暖屈辱只能淹没在升平

争输赢 百善庙前月色泠

【瑶瑶连心都是黑的,但却放着一个干干净净的蓝曦臣】

【前面的这是瑶瑶个人曲,不要ky谢谢】

【好的我知道了】

忆曾经 多少血泪不堪亵渎了心灵

恶满盈 为你亦留一方净


笑未凝 亲者仇者因由错落皆纳命

眸色清 谁懂未启我真情


《草灰蛇线》

【趁你们都不注意,我把洋洋抱走啦】

【前面的你会被洋哥打的】

【为前面这个不怕死的小老弟点蜡】

翻血垢,

花落钓人头,

来路行过莫回首,

几本仇,

谁问我根由,

旧友归处各自投,

皓月朗星神佛覆手,

偷得安稳能几宿,

债未够,

清风忍淹留?

屠尽清欢未肯休.

事将休,

玉阶白骨几悠悠?

【道长:全世界都是我的情敌(面带微笑)】

【薛洋:我现在感觉道长笑得好阴森我有点怕】

兰陵道,

催魂瘦,

开眼倦年如流,

我见桂花新酿一秋,

苦白首,

寿岁无烦恰已够.

新鬼血泪相和流,

贪看义庄月如皱,

执难求,

地府荡悠悠,

命中萧杀不许收.

虎符旧,

作鬼老夔州,

不屑天地一叩头,

恨未酬,

药石渺无救,

鬼面附耳黄泉舟.

【薛洋必须死,但他的尸我来收。】

【前面的放下洋哥,他是我的】

【来打架啊!我怕你们吗?】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前面两个人疯了吗???】

【叫医院吧】

春如旧,

新发两三枝新柳,

倒插作我坟头,

难逢苍天开眼,

谁料此身涕泪再流,

肺腑剖,

谁也曾,

拈花一笑走,

我也求,

来生莫重头。

【好的下面这首是一个道友给我的】

《追凌》

合:情欲中的一对少年郎

没有什么烦恼 不开心的一切

凌:都烟消云散

追:(念白)阿凌别抢词

凌:(念白)知道了,蓝愿继续唱

凌:蓝愿啊! 蓝愿啊!

爱你的每一天都甜蜜

不开心的时候 有你相伴

追:一起看日出

凌:(念白)蓝愿!干嘛抢我词! 追:(念白)好啦,阿凌别生气嘛

追:阿凌啊! 阿凌啊!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甜蜜

我心悦于你

凌:我也心悦你

合:愿世间成全我们二人

凌:(念白)蓝愿,唱完了,吻呢? 追:(念白)好,阿凌,这就兑换承诺(吻上去) 此时路过的蓝景仪表示什么都没看见-_-||

【蓝景仪:我的内心是拒绝狗粮的】

【聂导:抱紧我的景仪大宝贝】


真好【开心】